九尾龟古典文学

作者:瞿佑    剪灯新话txt下载
  朱端朝,表字廷之,宋王朝南渡临安后,在太学里修习课业,与妓女马琼琼很要好,时间一长,感情更加密切。朱端朝非常富有文才,马琼琼知道他,决不是久居贫困的人,于是就倾心相爱,凡是各种开资用途,都全力供给他。并且屡次说要把终身托付给他。朱端朝虽然口里应从,但心里其实不怎么同意,大抵是因为他的妻子很妒悍,倒不是对琼琼薄情。

  时逢秋季乡试,选拔举人,朱端朝获得了优胜。马琼琼高兴地慰劳他。于是,朱端朝更加勤勉奋发,在春季应进士考试中,捷报传来,果然又中了优等。等到了设问对答的考试,朱端朝没把握住分寸而太偏激,就只好屈居榜尾。

  起初,他被选授为南昌尉,马琼琼竭力向他恳求说:“贱妾流落风生,出身卑贱,承蒙郎君不嫌弃我。今天,郎君的大名荣幸地,登列在官列名字的薄籍,此后你、我如天地隔绝,我也不能再侍奉枕席之欢。贱妾这一生,也终将沦落凤尘中了!实在是太可怜了!希望郎君替我谋划除去乐籍的事,让我永远执持箕帚服侍您。郎君的家政虽然谨严,贱妾一定迁就遵从,不敢唐突冒犯。万幸能够让我脱离妓女这个行当,那么我从郎君这里得到的恩惠,就实在不浅了。况且,贱妾的财力比较富足宽余,如极力图谋,除去乐籍应该不会是很困难的事。”

  朱端朝说:“谋划除去乐籍的事固然容易,只是担心这样做,不能让家里人没有嫉妒。我考虑这个问题也已很久了。你的盛情浓厚,阻止你吧,就近于无情无义,顺从你吧,又担心会有麻烦,怎么办?但既然这是出自于你的心愿,我会慢慢调教家妻,让她顺从驯服一些,这样差不多能相安无事。否则,就没有其它办法可想了。”

  一天晚上,朱端朝找到一个机会,就对妻子说道:“我久在太学修刁,虽然最近获得一个官职,但是因为家里贫穷,急于谋求俸禄,岂能等待,得了几年的候补期?而且,所获得的官职,实在是出于妓女马琼琼的恩赐。现在她想倒空箱底,拿出所有积蓄,求托我替她除去乐籍。她是个很小心的人,能够迎合人意,倘若真能让她脱离风尘之苦,也算是有德行的人施加的恩惠了。”

  他的妻子说:“郎君的主意已定,我也没有什么话可说。”朱端朝高兴地对马琼琼说:“起初我还担心她不同意,所以我试着问她,没想到她竟然愉快地同意了。”朱端朝于是想方设法到处求托,马琼琼的妓女名籍,最终得以除去,她就押运箱子等财物,与朱端朝一起回家。

  到家以后,妻、妾的关系还不错。朱端朝得到马琼琼带来的财物,家境逐渐丰足。于是另外开辟一个地方,建造了两座楼阁,以东、西来命名,东阁给妻子居住,让琼琼住在西阁。候补期满以后,来迎接的吏卒到了。朱端朝因为路途遥远,俸禄又少,不想带妻、妾一同前去,于是打算一人走马上任。

  快要出发的时候,家里设酒宴饯别,朱端朝就叮嘱她们说:“以后凡是写家信,你们东、西两阁合写一封,我回信也这样。”朱端朝到了南昌,半年以后才得到家里消息,但只有东阁妻子一封书信,他当时也未曾放在心上。而朱端朝的回信到家之后,西阁马琼琼也看不到,向东阁讨取吧,又遭东阁妻的猜忌。马琼琼于是秘密地,派遣了一个仆人,多多地给他盘缠,把一封书信交给他,嘱咐他说:“千万不要让夫人知道这件事。”

  书信送到南昌,朱端朝打开一看,没有一字说到家里情况,只有一幅马琼琼画的梅雪扇面而已。朱端朝反复观赏玩味,发现扇面后题有一首《减字木兰花》词,词云:

  雪梅妒色,雪把梅花相抑勒。梅性温柔,雪压梅花怎起头?芳心欲破,全仗东君来作主。传语东君,早与梅花作主人。

  端朝自此后坐卧不安,日日夜夜都想着辞去官职。大概因为这意外获得的官职,都是靠了马琼琼之力,所以不能忘本呵!不久,朱端朝终究假托生病弃官回家。

  到家之后,妻、妾一起出来迎接,责怪他为什么任期未满,就突然作回来的打算?可怎么问他,他都不回答。

  一会儿,摆酒接风,朱端朝会集二阁说道:“我羁留在千里之外,希望的是家里人能和睦相处,以使我稍稍感到安心。前不久,我见到西阁琼琼寄来的梅扇词,读了之后真使我顾不上吃饭、睡觉,我怎么能不回来呢!”

  东阁妻子听了,说道:“郎君现在已经做过官了,你来试着评判一下谁是谁非罢!”朱端朝说道:“这个,不是嘴巴可以说得清楚的,你还是去拿纸笔让我来写罢。”随后,就作了一首《浣溪沙》词,词云:

  梅正开时雪正狂,两般幽韵孰优长?
  且宜持酒细端详。梅比雪花输一白,
  雪如梅蕊少些香,天公非是不思量。

  从此以后,两阁妻、妾和好如初,而朱端朝呢,从此也不再出去做官了。